追蹤
Sky Snow Smile ♬
關於部落格
水面下略有血色的手掌,順著指尖滑過的漣漪,
水面上面無表情的倒影---遙不可及的,自己。
  • 159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reamScene迴夢







【DreamScene迴夢】



Scene1

  我跟他,默契似地,肩並著肩走在車水馬龍的鬧街上。
  不交談也不對視的互動,隨著擺動而靠近、摩擦的手背,空氣從我們兩人的縫隙之間流過,彷彿一首曖昧的曲調,歌手以氣音低吟,最後理所當然的以無聲結尾。
  其實我並沒有特別了解他,也沒有詳細的揣摩過他的面貌。
  我只是遇見了他,單純的在漫長的人生道路上遇見;而他,似乎也在他所認為的道路上遇見了我,以一個充分、但或許無人能理解的正當理由。
  但我跟他卻忽然漸行漸遠了。一如那首曖昧但短暫的歌。
  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不去追究。我看見身旁的風景在流逝,突然,一種與時間交錯的戰慄感緩慢地刮上了我的耳膜。
  我並沒有大叫。
  因為,我在瞬間之內驚覺了什麼,我知道我並不會覺得疼。
  隱隱約約我感覺到有一種名為抽離的動作正在進行,正在把我和他從彼此獨一無二的認知裡劃分,以一種理所當然的堅持做為後盾。
  他的步伐並沒有變,卻在一種宛如漣漪般模糊的洪流之中快速前行。
  於是,我和他分開了。剛才意識到的現實卻令我失去了追上去的動力。
  然後我循著僅有的記憶往回走。
  走進捷運車站,走進向上又向下的手扶梯。走出夢的陰影,走進自己平靜的思維。最後等我出了站,短暫的認為自己永遠地遠離了他、永遠地遠離了夢。
  我卻在最後一刻反悔。
 
  一切又回到和當初一樣的充滿未知。毫無道理卻又似乎理應如此的那種未知。
 
  我突然感到奇怪,奇怪為什麼自己會在搞不清對方為何會遠離的當下轉身離開。
  一種必須對自己的人格付出責任的直覺油然而生。我踏上了回去剛才那個地方的路,心急,腳步也隨之加快。
  曖昧的短暫的旋律以一種近乎嘲諷的方式再次回盪在我的耳邊。
  我有點想起那個人是誰了。雖然對方的面容始終模糊不清。
  我已經走進自己平靜的思維,我知道我不願意走回那個所謂夢的陰影。於是我選擇了跟剛才全然不同的出口,只是沒想到我走進的手扶梯卻是長長的,漫長的往下延伸。
  縱使是一種不懷好意的徵兆我依然不管。我逕自飛奔下樓,渾然不覺得空無一人的手扶梯哪裡奇怪。
  ───別離開。我在心裡吶喊著。
  ───別離開,我正在靠近了,請你別離開。
 
  然而當夢與現實的交界模糊以後清晰,清晰以後又模糊。
 
  我已經連心都發不出聲音了。曖昧的歌也只剩下了婉轉纏綿的背景音樂。
  當我又回到那條車水馬龍的鬧街。
  一切原本應該熟悉的畫面卻都變了調。不是有哪個地方變得不一樣,也不是有哪個地方讓我感到陌生。
  我只是突然發現,我並沒有找到他。
  我再也找不到他。
 

 
Sence2

  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
  為什麼要回來?
  為什麼不回來?
  你已經離開了,我不知道原來你還會留戀。
  不是留戀。
  那又是什麼?
  我也不明白。或許,是為了一個人。
  那只是或許。
  或許。
  而且我知道,那個人不會是我。
 
  她匆匆的離開了。表面上平靜卻遮掩不住眼底的心慌。
  什麼是等待?虛度了時間又埋沒了青春。
  什麼是別離?告別了所愛又辜負了自己。
  她還沒、還沒虛度青春。
  他也還沒、還沒告別自己。
  追上去。
  直到腳先動了,他的大腦,才這麼告訴他。
 

 
Scene3

  有人在擁抱。
  她看見了,雖然,她並不是真的看見。
  彷彿上帝要她認清楚的是「擁抱」這個動作,而不是正在「擁抱」的人們是誰。
  奇怪了。活了這麼多年她也不是沒有去擁抱過誰,或是被誰擁抱。
  有種感慨的心情在她的思緒裡漸漸膨脹。
 
  她,還在等待當中。
 
  其實她很清楚那兩個人是誰,一個是她這輩子再恨也絕對不會去愛的男人,另一個則是鏡子對面,那個她最討厭卻也不得不認清的女人。
  但她更清楚,什麼東西是實際的,什麼東西不是。世界上有太多美好的事物總存在於時間之外,她早已切身體會。
  所以說誰啊,誰啊,這到底是誰的夢。
  是她潛入了別人的夢,還是別人潛入了她的夢?
  多年來她一直在默數著秒針的腳步,就像一座燈塔靜靜的守著每個日出與日落。時間的意義對她來說已經太過兒戲,以至於當她陷入了沉睡,她的眼卻尚未闔上。
  她不會哭,因為她沒有淚。她沒有淚,因為她在等待。
  突然她宛如驚醒一般,看見有個熟悉的身影大步流星朝她走來。
  「我回來了。」他說。某種溫暖的東西在他的眼裡流動。
  然而她卻只是瞇著眼盯著他,彷彿來到她眼前的是一團迷霧,而不是一個人。
  他挑了挑眉,交疊起雙手也回盯著她。
  良久,她才如夢初醒的說:「你為什麼回來?」
  他覺得有意思了,微笑著問:「我為什麼不回來?」
  她咬著下唇,好一會才皺眉的說:「你離開了,我以為你不會留戀。」
  「不是留戀。」他苦笑,揉了揉她皺起來的眉心,「但我確實離開過。」
  這不是夢。停留在她眉心上的,那溫柔的,確實是他的溫度。
  有什麼東西要湧出來了,從她的心裡。
  她哽著喉嚨,眼神直盯著他,艱難的問:「……那又是什麼?」
  他笑了,彷彿聽見了什麼很傻的問題。他傾身向前,抱住她,一如多年以前。
  「不知道。或許,是為了妳。」
  輕輕的,那多年前曾在她耳邊立下誓言的聲音。
  眼淚從她的眼眶起流了出來,就像是終於脫離了桎梏那般的迫不及待。
  她哭著,擁緊了他的背。
  原來,那不是夢,卻,也是夢。
  曾經失序的,離別與等待……


                         
2008.07.08 藏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