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ky Snow Smile ♬
關於部落格
水面下略有血色的手掌,順著指尖滑過的漣漪,
水面上面無表情的倒影---遙不可及的,自己。
  • 159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胡淑雯《哀艷是童年》



諷刺的是假如我成功了,一如小箱所期望的那樣,把INGI搶了回來,我便順理成章的犯了法,成為第三者、通姦者。--這便是體制的力量,命名的力量。體制對愛的同情(或者容忍)並不太多,不會多於對身份(太太、元配)的承諾。




剩下的便是自我管理,管理自己的失落感,我給自己的思考練習包括:人的一生總要心碎一次的,十七歲的那次太淺,二十歲的那次太假,四十歲的又怕太痛,三十歲或許正好。一個人活到三十歲還如此天真,沒嘗過失戀的滋味,是可恥的。




相信離開,不相信等待。勸離不勸合,勸酒不勸架。




決定分手的那一刻,我遇見此生最接近救贖的時刻,忘我的時刻。忘記自己的利益,只愛他人,只愛他。我記得那決定性的一刻,天空寂靜而透明,滿月漲得快要溢出來,夕陽騎著雁群跌進淡水河,河面上的一個釣客,撈起一隻落難的小雁,抬手放生。




這些懸掛在遺忘邊緣的、愛的記憶,靈媒般以其盲目的精準,將過去的一段殘片裁切下來,回到與INGI分手之前,那些,依舊相愛的日子,為的不是感嘆彼此何以無法繼續堅守在一起,反而是,看清楚我們何以不得不分開。




嫉妒展現了唯嫉妒才有的爆發力,化作巨大的激情。妳大哭大鬧申辯著,那些看似死去的其實並未死去,就像癱瘓的手還會流血,瞎掉的眼睛依舊會哭。




時間變成自己的,但是身體還沒,還沒回到自己。它來不及消化這突如其來的分離、這些理性的約定。身體太誠實了,不擅長遺忘。皮膚尤其記得,皮膚什麼都記得:戀人的目光,停在脖子上的緊繃感;指甲劃過肚皮,有什麼東西像水一樣盪開來;頑皮的睫毛擦過臉頰;遺留在耳垂上的,話語的重量……記憶要怎麼剝除?當它如此用力不捨地、吸吮著皮膚。那剝皮般的疼痛彷彿燒灼,連洗澡時滑過的水的觸感,也變的不一樣了。






--------------------------------------------------------------------------------------

摘句。

這本書寫的好,我很喜歡作者的文筆,有點拖,卻不累贅。

我看完的時間大概是7月初吧,在很久之前,這本書剛出的時候我就注意到它了,只是那時候沒有買下來,也沒有找到有這本書的圖書館。

好險上了大學,學校有:)


至於感想。

不太好發揮,因為這本書的內容比較纖細,也比較現實。

喜歡的會很喜歡,不喜歡的就會很討厭,大概是這個樣子吧。

總之,有興趣的人再去找來看看。

這是一本以女性的角度來詮釋的好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