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ky Snow Smile ♬
關於部落格
水面下略有血色的手掌,順著指尖滑過的漣漪,
水面上面無表情的倒影---遙不可及的,自己。
  • 159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決鬥!

【決鬥!】

 
  那天下午我放學回家,老媽一見我劈頭就說:「妳今天要跟呂布決鬥。」
  「喔。」我應聲,數秒後心裡才想起:啥,那個呂布?打不死的小強?
  抱著壓根兒不覺得哪裏奇怪、並且毫不擔心危險即將到來的心情吃完晚飯後,老媽載我到另一個專門讓我唸書的家,然後說了聲再見以後就揚長而去。
  我皺眉,開始懷疑老媽是不是在唬爛我。
 
  脫了鞋子走進客廳,正要把書包扔到沙發上的時候……我聽到從浴室裡傳來了水聲。
  不會吧,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我轉頭,突然注意到餐桌上堆滿了一堆用來包紮傷口之類奇奇怪怪的東西,還有一張寫著「決鬥結果不論輸贏,皆要替對方治傷。」那種類似生死狀之類的詭異字條。
  ……還真的耶!我咋舌。
  沒幾秒後,浴室的門被緩緩打開。
 
  根據當時在學校所習得的歷史知識,據說下身穿裙之風始於漢代,而那時候的褲子僅是兩隻褲管套在小腿上。於是當那位傳說中叫做呂布的男人打著赤膊從浴室走了出來……
 
  「我說呂兄啊,怎麼不穿裙子勒?」身穿制服百褶裙的我以非常不雅觀的姿勢盤腿坐下,不但一點也不嫌醜,語氣和表情還像極了挑釁別人的小混混。
  嗯,既然要決鬥,總要表現出一點氣勢嘛?
 
  「哼,穿裙子,不、方、便!」他瞇著眼,恨恨的說。
  然後我冷眼看著他把吊嗄啊套在身上,表情肅穆的從我旁邊走過去。
 
  真夠沒趣的。盯著他身上那條褲子,我默默的想。
 
  正當我還在奇怪到底是有沒有要決鬥的時候,我看見呂先生走到了我家後面的陽台。
  ……這傢伙該不會是跟我媽串通好吧?我驚愕的想著,不動聲色的跟了過去。
 
  結果,我很震驚的發現呂先生竟然在幫我家收衣服
 
  「───啊你不是說要決鬥!」我大怒,整個很有「什麼跟什麼!」的感覺。
  「決妳的大頭鬼啦!」沒想到呂先生比我還怒,順手抄了一件剛收下來的吊嗄啊就往我臉上丟。
 
  奇怪,明明就只是一塊白色的布啊,為什麼我還會眼前一片黑暗?莫非他來陰的?
 
  「……妳是睡醒沒?」當我終於睜開雙眼恢復光明的時候,我看見的是鄰座同學的臉。
  然後,我看見講台上站著的是歷史老師。
  「……我沒說夢話吧?」盯著同學的眼睛,我的表情正經八百。
 



----------------------------------------------------------------------------------


討厭,我真的很想拿去交作業耶= =
要把這篇文章縮到350字左右根本就不可能吧,樂趣都沒了(是哪裡有樂趣)

噢再叫我打一篇打不出來了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