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 Snow Smile ♬

關於部落格
水面下略有血色的手掌,順著指尖滑過的漣漪,
水面上面無表情的倒影---遙不可及的,自己。
  • 1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所謂創作?--2010.04.01

 

我一直在思考到底為什麼當那篇文章被唸出來的時候我感到特別羞窘。

不是因為內容是一個男同性戀的獨白的緣故,也不是因為那篇文章將要受到大家評檢的關係。

後來我想了一段時間,不久,但足以讓我發現一些我從來沒想過的事情。

 

當上一篇文章在接受評檢的時候,有一些問題浮了出來。

比如說同樣的字詞,不需要的片段,說教議論的成分。

在我的認知裡,其實第三樣比前兩樣還要像個「問題」,

但從頭到尾沒有人建議「如何呈現」,而是一致說明了那些東西「不需要」。

 

我有時候會想起所謂的文以載道。

對我來說,那些道不只是所謂的人生大道,如今涵括的也是一種情感,

真摯的,而不是虛偽的。

寫作也是,不管是什麼手法都行,你要鋪張,你要誇飾,

只要你背後的情感不失真,你成功的把你想表現的東西傳達進讀者的心裡,有什麼是不行的?

 

但就我這幾年在大學裡學到的,卻不讓我感覺是那個樣子。

仔細的想了,所謂的檢討,刁的竟依然是文章的衣著。

或許真摯的情感已被大家當作是為文的基礎,

所以不是「你可以如何寫」,而是「你不需要那樣寫」。

也許這就是創作之所以難以被教授的緣故,因為那種融會貫通的「如何」,是無法教的。

能被教授的外型的塑造,修飾,卻是比任何真摯的情感都還要顯而易見的。

 

而我的《遺失》,一篇被摯愛給遺忘所寫出來的獨白。

當初我模擬著那樣的心境去寫出了自己的感覺,要是我愛的人忘了我,我會怎麼辦。

那樣的感覺是真的,所以,

我不是用創作者的角度去寫它,而是獨白者。

 

結果,它在被唸出來的時候我感到一種裡裡外外正在遭人檢視的羞窘。

唸完得到的第一個形容詞是,纏綿。

還有,依然存在著重複的字詞的問題。

 

我感到困惑了。

因為,寫它的人並不是個創作者,然而,寫它的人也並不是真正的獨白者。

………那這篇文章算什麼?

 

如果,它還得以創作者的角度來雕飾的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